阡沥

每天吃粮吃粮吃粮(*'▽'*)♪

【维勇】指令

*维勇

*结婚后甜甜蜜蜜的生活

*ooc 人物性格把握有一定不足

*最喜欢的炸猪排盖饭 群圣诞活动

 

小镇的清晨,总是没那么多烦恼。阳光倾洒在沥青路上,清爽的暖黄色点缀着小镇。偶尔一两声清脆的鸟鸣响起,路上晨跑的人们跑动间些微的喘息声也清晰可闻,呼出的一团白气也在空气作用下消散。胜生勇利就是这群人之间的普通一员。戴着蓝框眼镜的青年一身简单的运动服,在微凉的晨曦里进行着日常的晨练。

 

自从和维克托一起从花滑界引退之后,勇利就过起了和维克托在老家长谷津定居的生活。说是定居其实也不太准确,毕竟对于两个打心底热爱花样滑冰的人来说,要是生活彻底脱离了花滑,那才是人生的缺憾。因此,闲不下来的两人还是会定期指点一下花滑界的新生运动员。再次当教练的维克托总是会经验多一点,虽然还是一如既往的执着一点,嘛,不过具体参考维克托在对着雅科夫的样子。

一步一步照着既定的节奏跑着,勇利的脑海里略过维克托指导新人时的模样,不由的轻笑出声,笑声溢出后,跑动时有规律的呼吸被打乱,勇利连忙收住笑声,摇了摇脑袋,缓缓调整好呼吸,继续着晨跑。

 

结束竞技生涯后,勇利与维克托一同去西班牙完成婚约,在亲友的见证下举行了一场规模不大却温馨的婚礼。并在俄罗斯和勇利的家乡长谷津置办了房产。维克托说婚后生活更乐意住在日本,于是两个人过着平平淡淡的却又甜蜜的生活,许多默契尽在不言中。

晨练后的勇利,在回家的路上顺便买了早餐回去投喂刚刚结束教导工作从国外飞回日本的维克托。一路漫步,勇利脑海里思索着两人的约定,越发沉稳内敛的青年还是忍不住红了耳根。

“这一次要怎样做呢?”喃喃自语轻不可闻,却又确实是勇利的自言自语。

 

普通的现代公寓,一切的摆设都透露着温馨。勇利拿出钥匙嵌进公寓大门的锁孔,开门的同时听到了肉垫踩在木板地板上的轻微声响。带着一脸掩饰不住的笑意,勇利打开大门,果然被飞奔而来的马卡钦扑到怀里,勇利一边往后退了一小步稳住身体的平衡,一边熟練的揉了揉马卡钦的脑袋,压低声音说道:“乖孩子马卡钦,小声点哦,维克托还在休息呢。”

马卡钦睁着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欢快的舔了舔勇利的脸颊,身后的尾巴以一定的频率摆动着,在地板擦出轻微的刷刷声。

 

勇利轻手轻脚的处置好手头的杂事,然后走进了他们的房间里。窗外的阳光从留下一道细缝的窗帘间钻进来,倾洒在柔软的大床上,倾洒在床上那人的银色发丝上。

‘从以前,维克托就是这么好看呢......’勇利盯着维克托恬静的睡颜,迷弟属性发作,不自觉发起了呆。蹲下身子,让自己能平视维克托的睡脸,看着维克托些微发青的眼眶,勇利皱起了眉头。‘维克托又没有好好照顾自己......生气’泄愤似的,勇利有些幼稚的掐了掐维克托的脸颊,温热的触感让勇利意识到自己手指的寒意。‘糟了要吵醒维克托了。’赶忙缩回手的勇利,连忙站起身来意图轻手轻脚的从“犯罪现场”逃走,不料却被身后的人抓了个现形,握住了手臂。

 

“勇利~~”维克托拉长了声音,“做了坏事就逃跑可是坏孩子哦!”刚刚起床的维克托,声音带着一股沙哑,他撑着手坐起身来,好整以暇的看着自己的爱人。

“啊哈哈维克托你醒来啦?”缩了缩脖子,勇利讨好的笑了笑,眨了眨酒红色的眸子一脸无辜。

看着这样的勇利,维克托做出一副很夸张的难过模样,“啊啊,勇利都没有说想我呢,明明我们分开了快一个月了,教练的工作好累啊要勇利亲亲~~~”

“维克托~”勇利骨子里还是比较内敛的日本人,听到维克托的爱语红了耳根,想说什么却被维克托作用在手臂上的力气打断。维克托顺势将勇利拉进怀里,在勇利的唇上印上轻轻的一个吻,“勇利,我回来了。”极其温柔的凝视,极其温柔的爱语。

 

勇利注视着维克托盛满爱意的冰蓝色眼眸,暖洋洋的感觉从心底深处不断上升发酵。“维克托,真是犯规啊......”嘟囔了一句话,在维克托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勇利翻身坐在维克托的身上,伸手撩了撩维克托略长的刘海,主动吻上维克托的唇,唇舌试探性的舔了舔维克托的唇,接着探入,交缠。

被勇利的主动惊住,呆了一瞬的维克托,反应过来后,伸手搂住身上人的细腰,夺回主动权,一只手还抚弄了一下勇利的后脑勺,交换着彼此的气息。分开的那一刻,暧昧的银丝还在半空中彰显着它的存在感。勇利有些气息不稳的舔了舔自己的唇,红艳的唇和粉红的耳根在昏暗的室内看起来如此诱人。维克托不禁暗了暗眼眸。正想身体力行的告诉勇利早上的男人禁不起撩拨的维克托,听到了勇利的回应——

“欢迎回来,维克托。”

“啊,勇利,我回来了。”

 

从感动中回过神的维克托,反应过来的时候勇利已经溜到房间门口了。

“对了维克托,喜欢这个吗?”像小仓鼠一样从门框旁探出脑袋的勇利,眼睛亮晶晶的,嘴角上扬,维克托发誓自己在里面看到了狡黠。

——某次维克托生日,勇利许诺实现维克托的一次指令:主动一点。

于是勇利就计划了这样子,总算是鼓起勇气做了呢。溜到厨房的勇利按捺着自己有些过快的心跳,深深呼吸了一下。有些兴奋,有些害羞,更多的还是对维克托的满满的爱。

 

房间内的维克托有些无奈又好笑。‘啊呀勇利学坏了可怎么办啊?’低低的笑声响起,维克托拍了拍被子从床上起身:“真可爱啊勇利~~可爱到想吃掉~~~”

每天都会更喜欢勇利一点呢,真是甜蜜的苦恼,感觉整颗心都快装不下了。

 

客厅里的马卡钦,歪了歪脑袋,趴在地板上看着自己的主人们,兴奋的汪了一声。

今天的维克托和勇利,也是这么甜甜蜜蜜呢。

评论(2)
热度(123)